茶碗晚歌

瞎拍,完全没有专业知识|喜欢土银忘羡曦澄

一个梦

    集合咯。

    泥里滚过似的一队兵急急忙忙排上队,动起小碎步,抖得沾满土的军衣漱漱落灰,小山坡上一时尘土乱飞。

    我套上满是土味儿的军衣,一步一蹦哒,猛一蓄力再一大蹦哒,完美落在我的迷之站位上。

    离那队兵三米远,似那北斗七星勺尾边的北极星。

    “运炮弹的呢——!”队伍前的长官扯着破嗓子吼一声。

    “这儿!这儿呢!”灰头土脸的一个兵推辆小推车,颠颠跑过来。

    那小推车里面装的全是些白纸缠着的圆球球,一看就是什么无良土作坊出品的三无产品。

    有神秘而不可言力量加持的我立刻看见推车角落的一颗三无炸弹窜起一丝火苗——由于某神秘而不可控力量,它就莫名其妙爆炸了。

    整车炸弹也随着沸腾,连环爆炸砰砰砰——!

    北斗七星给炸上天了。

    我仰头呆望奇观:“哇哦……”

    “哦……靠!!”

    “不对!重来,重来!”

    我搓起大拇指和中指,打了个没响儿的响指。

    时间回溯。

    不知道到底回了哪个时间点,我记忆很混乱,跟这个扯扯皮,跟那个斗斗嘴,在山坡跑上跑下,那三无炸弹的事儿就抛在了脑后。

    再集合,我从山坡下往上赶,遥遥看见那奔向一队人的小推车,才找回关于炸弹的记忆。

    我调转方向猛冲向推车和颠颠跑的兵。

    还来得及!

    ……大概,或许,可能。

    我冲上前,在那兵懵逼的小眼神注视下,一把抄起被神秘而不可控力量操纵的那颗炸弹。

    然而,不等万恶炸弹脱手,它就炸开了!

    “挖槽……!”

    我简直不忍心把目光投向我可怜的右手臂。庆幸我没有痛感。

    “重来……”

    时间再回溯。

    可这一次回溯的节点不怎么好,队伍集合完毕,小兵推车正冲过来。

    我手忙脚乱上前夺了车,却还是来不及挑出炸弹撇开。大脑一抽,我手一推掀翻小车,白色炸弹四散飞落,正是向山坡之下去。

    好了,这下子一群兵算是安全了。炸弹飞散开了,虽然仍会有损失,但大部分也能保住了。等着那颗炮弹炸完,捡回来便是。

    我满意地点点头。

    然后就跪了。

    只见那漫天白色炸弹错落飞扬,一落了地就嘭得炸开,炸出个土坑,激起一圈圈尘土,又挫成一个小炮弹,弹出十几米高,咻一声落地,又再炸开......一整车的炸弹,轰轰烈烈炸了又炸,崩出无数个小炸弹,将一整个山坡炸得面目全非。我觉得耳膜要被震破。

    其壮烈程度,堪比天降雷劫。

    “摔炮??!你们买的是大型摔炮啊??!!”我被这槽点冲天的一幕震得差点精神失常,崩溃大吼。

    向前一跃双膝着地借力滑到坡上高地边缘也缓解不了我浓烈的卧槽之情。

    我在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转头盯住长官,想继续吐槽,正看到他背着双手,注视着山坡上不断炸裂的炸弹,眼中露出赞赏之色。

    我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可心力交瘁,也要继续。

    仰天吼三声。

    “重来!重来!!重来!!!”

评论

热度(1)